當前位置:首頁 > 日照要聞
我要投稿

百年前浮來山銀杏樹老照片現身日照圖書館

發布時間:2019-10-31 10:20:26

355.png


千年銀杏樹 百年回望(上)

百年前浮來山銀杏樹老照片

現身日照圖書館

日照報業全媒體記者 謝巖 通訊員 單雪剛

  這張百年老照片發現于2009年。

  越是看重的藏品,藏得越深,但有時越謹慎、越緊張。這張老照片發現沒多久,居然被藏丟了!和它一起失藏的還有一張40年前的定林寺門前的照片,至今沒有再現身。接下來整整十年的時間,收藏者心情一直陷于不安的狀態中,今年國慶節期間,收藏者在整理畫冊的時候,意外又翻出了這張百年老照片。

840b68b38a6fdfbfd090c6d4a3101613.jpg

在銀杏樹下細賞老照片

  時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、日照市建市30周年,又恰逢“樹王”獨艷秋天的最佳時節,我們將其作為日照市圖書館民藏的重要發現列入《典藏日照》。而這張老照片背后的精彩故事,我們將通過上下兩篇來介紹,歡迎讀者和我們一起乘上老照片的“時光機”,穿越百余年時光,看看晚清時的浮來山銀杏樹和定林寺院落的舊貌。

老照片是100年前的還是更久的?

  這是一張什么樣的照片?是什么時候拍攝的照片?這不得不從老照片的攝影工藝說起。

  這張已泛褐黃色的老照片,長20cm,寬15.6cm,3成新,有明顯開裂,也有多處隱裂,但照片內容非常清晰。當時的銀杏樹王是沒有圍欄的,只有一圈路緣石圍成一個長方框,四周豎立著五塊錯落有致的石碑,西南向除了那根斜向主干用10塊由大到小的青石墩堆砌成一個柱子支撐之外,其余主干都沒有支撐柱。相比現在的老銀杏樹,百年前它有4、5個舊枝與現在的新枝有較大的不同。

  這張老照片看上去和我們平時看到的黑白照片很像,但細看之下,還是會發現很大的差別。根據市圖相關研究確定,這應是一張老蛋白照片。蛋白相紙又稱蛋白工藝,是一種古老的攝影工藝,1850年由Lou is Dés ir é Blanquart-Evrard發明,是第一種規模化生產的用于負片印相的相紙。這種工藝在1860-1890年達到高峰,20世紀以后逐漸被淘汰。德國是世界領先的蛋白相紙生產國。有數據表明,1866年,英國消耗了六百萬只雞蛋用于制造相紙,可見其生產規模之大,19世紀初期(1920年前)銀鹽相紙出現后,蛋白照片就退出了歷史舞臺。

  蛋白映像技術,簡單地說,是在高級水彩紙上浸透配藥蛋白液,再在暗室涂布硝酸銀,使之具有感光特性,再覆蓋上“負片”曝光曬映,在定影等工藝后就得到了一張蛋白照片。由于蛋白片基雖細膩,但感光度低,這些照片在當時必須從底片(濕版負片)直接曬印,照片尺寸和底版大小必須完全相同。而濕版照片負片絕對比現代的5寸7寸照片篇幅大,所以,蛋白映像能夠獲得非常特殊的效果。

  通過對蛋白照片出現年代的分析及結合當時政局情況,日照市圖書館相關研究人員初步預估:此照片拍攝于1860(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)-1920年,可定為這是一張100-160年前的老照片。

拍攝者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?

  蛋白照片是在硬版照片后最流行的印刷方式。19世紀的絕大多數照片都是蛋白照片。由于感光度低,這些照片在當時無法以底片放大,是從底片直接曬印的,所以照片尺寸和底版大小完全相同。

  蛋白照片一般呈棕褐暖色,影像層次的豐富性比硬版照片大大增加。仔細觀賞,蛋白映像的中間層次非常豐富,寬容度很寬,導致影調非常“漫長”。又由于是同底映像(也就是說底片多大照片就多大),所以細膩程度非常驚人,可以用放大鏡仔細觀賞。這是包括數碼在內的現代攝影技術無法比擬的。

  另外從這張照片的拍照技術來看,即使現在發達的數碼攝像,如此近距離拍全這棵銀杏樹王,也非常有難度,經過綜合分析,日圖相關研究人員推測,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應為鴉片戰爭后,清政府結束閉關鎖國、被迫開放后,來到中國的、具有豐富攝影經驗的外國人。

老照片正在快速老化

  眾所周知,紙壽千年。一本普通的古籍,只要不經歷戰火和人為破壞等,一般能保存幾百年,但翻一翻也會折壽50年。100余年,對于這張蛋白照片來說,已算高壽。因為老照片穩定性不高,容易受保存環境的影響,高調部分容易變色,受潮更加劇其損害程度。正因如此,收藏者將它夾在了書畫冊頁的宣紙夾層中。

  據收藏者介紹,十年來,這張蛋白照片的品相,已大不如剛發現時的狀態,照片已自然開裂近3.5厘米,還有幾處明顯網裂,色彩淺處更加偏淡,深處更加偏黃。同時,照片仍在快速老化。

這是史上哪一次重修定林寺后的樣貌?

  據史料記載,莒縣浮來山定林寺始建于晉,據《重修莒志》記載,歷朝歷代多次進行了重修。據記載,民國以前最后一次重修應是同治十三年(1874年)的那次整修,據此推算,這應是離同治十三年(1874年)那次重修最近的一番景象。同治年間的定林寺主持隆濟和隆濟的弟子、定林寺最后一位主持佛成(卒于1942前后)應該更熟悉這張照片。

  關于這次重修,民間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:1864年5月,同治二年,一位在蘭山、沂州剿殺幅、捻的干員兼任莒州正堂長庚(旗人)到定林寺參禪拜佛。隆濟住持向他提出了撥款修廟的要求,長庚借故推辭。可是當這位渴望升官的長庚聽說定林寺香火特別靈驗后,就當著眾僧之面向神佛起誓許愿:“如果佛祖顯靈,令我升為省官,我長某保證大修定林寺。”結果事有湊巧,不足一年,長庚果然被提升為山東省按察使。但他卻沒有及時還愿。隆濟就坐在省布政司門前敲木魚化緣,力促長庚“還愿”。長庚懼怕神威,只好實踐諾言,撥銀五千兩,命當任知州陳兆慶負責監管,于同治十三年重新修復定林寺。

ck10311501副本.jpg



編輯:佘宗花
審核:遲銳
簽發:許靜
版權聲明:日照日報、黃海晨刊、日照新聞網、主流日照客戶端、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、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,注明來源為“日照日報”“黃海晨刊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本社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、個人轉載或引用,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、修改。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:“日照日報”或“黃海晨刊”。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单机千炮捕鱼2无限金币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15选5预测推荐杀号 手机足球网即时比分 申城棋牌2.0官方下载 十大炒股软件 网赚42团队 股票最近大盘 快乐八选号技巧 北京pk是怎么下载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 辉煌棋牌官网 幸运赛车投注 中超预备队积分榜 南粤36选7走势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记录 股票用什么软件